当前位置:首页 >安牌资讯 > 本文

2.31亿收购“一只酸奶牛”恐因商标纠纷影响收购

发布时间:2021-01-18 16:11:22

1月5日,上市公司新乳业(002946 )发布公告,拟以2.31亿元收购重庆网红品牌“一只酸奶牛”60%股权。一石激起千层浪,“一只酸奶牛”从舌尖来到笔尖,成为网友们热议的话题之一,除了感叹小小一杯酸奶能有如此身家外,打到最高法的商标官司也吸引了人们目光。1月8日,深交所对新乳业发关注函,其中要求新乳业核实并补充披露商标涉诉情况,以及对未来经营的影响。

商标诉讼争议会影响价值2.31亿的收购吗?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专家,他们认为,“一只酸奶牛”商标肯定是最核心资产,诉讼争议结果会对新希望乳业的收购产生直接影响。“一只酸奶牛”内部人士表示,他们会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并谢绝了记者的更多采访要求。

深交所对新乳业发关注函

重庆网红商标官司打到最高法

创立仅5年,“一只酸奶牛”就以独特的现制口味和精准定位风靡川渝市场,全国开店上千家,2019年营收达2.4亿元,响亮的品牌在吸引资本目光的同时,商标争议诉讼也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1月8日深交所对新乳业就2.31亿元收购“一只酸奶牛”60%股权发出关注函,中小板部要求新乳业在1月12日前就6个方面的问题作出补充说明。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其中要求新乳业说明拟置入的相关资产是否存在权属瑕疵、置入事项是否存在障碍。“据媒体报道,“一只酸奶牛”商标存在诉讼争议。请你公司核实并补充披露“一只酸奶牛”商标涉诉情况,以及对重庆瀚虹未来经营的影响。”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查询发现,在品牌创立初期,2015年年初“一只酸奶牛”在成都开设第一家实体店后不久,“一只酸奶牛”商标就被成都离岸商务服务中心先行注册,2018年4月商标又被抢注者转让位于浙江省的自然人梁英。商标权纠纷历时5年,经过异议、无效宣告、诉讼程序,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先后驳回“一只酸奶牛”诉讼请求,随后“一只酸奶牛”又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了再审申请,2020年6月29日,最高法作出裁决(【2020】最高法行申6331号)决定提审该案;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商标纠纷影响新公司注册成立

最高法提审或从恶意抢注等考量

一枚小小的商标被抢注纠纷引发一连串的诉讼,“一只酸奶牛”不惜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将官司打到最高法,还引起资本市场管理层的关注。1月10日,上游新闻记者采访了法律界知名学者,长期致力于知识产权法研究的李雨峰先生。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商标纠纷是否会影响本次收购?是否会影响新公司的注册?

李雨峰:新乳业公司之所以斥资2.31亿元收购拟新成立的公司——重庆瀚虹60%的股权,主要是因为看中了“一只酸奶牛”的品牌价值,而品牌的价值(商誉)凝结在商标上。目前,这个商标的权利状态不稳定,涉及到其以后的使用状态。因此,商标纠纷的结果将直接影响本次收购。

商标纠纷会影响新公司的注册。这是因为新公司出资中含有“一只酸奶牛”品牌,而该品牌商标权的归属将直接导致新公司股东的出资及公司注册资本的变动,所以会影响新公司的注册。另外,商标纠纷还会对该公司日后IPO上市亦有影响。《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三十条规定:“发行人不得有下列影响持续盈利能力的情形之(五)发行人在用的商标、专利、专有技术以及特许经营权等重要资产或技术的取得或者使用存在重大不利变化的风险。”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既然“一只酸奶牛”把官司打到最高法了,从主观上说,他们不会轻易放弃这个商标注册的权利,而且要和国家知识产权局把官司打到底,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呢?

李雨峰:此次诉讼的意义在于,短期来看判决的结果将直接影响与新乳业公司的合作及新公司(瀚虹)的注册。长期来看如果重庆一只酸奶牛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的“一只酸奶牛”商标不能获得注册,将会导致自己多年苦心经营的商誉被他人窃取。最终导致,只能按照《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三款的规定享有“原有范围内继续使用的权利”。也就是说商标权的归属将直接决定公司的命运,类似的案子如“江小白商标案”,江小白公司在经历了“被宣告无效”“一审胜诉”“二审败诉”“再审胜诉”一波多折后最终保住了商标权。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最高法提审这个商标纠纷案件,法官会从哪些角度去考量呢?

李雨峰:该案是通过行政诉讼体现的。也就是说,重庆一只酸牛奶品牌管理公司主要是对国家知识产权的行政授权不满而提起的。在他人申请一个商标并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的核准注册之后,如果要对该商标权提出挑战,只能通过商标撤销或者无效程序完成。如果他人商标权还有效存在,则任何人都不得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申请注册与已经核准注册相同的商标。因此,法官们会从该商标是否构成恶意抢注,商标代理机构是否违反诚实信用原则等去考量。

新乳业2.31亿股权交易

公平与否是最核心问题

除商标纠纷外,从资本市场投资的角度看,新希望乳业收购为什么要花2.31亿元?长期从事民商法研究,熟悉资本市场有关制度研究的西南政法大学博士研究生导师、民商法学院商法教研室曹兴权教授告诉记者:“新希望收购新公司的资产当中,“一只酸奶牛”商标是一个最核心资产。作为投资者,当前最关心的问题是这笔2.31亿元的交易是否公平?这是最核心的问题。”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注意到,在新希望乳业收购协议中包含收购业绩承诺的条款,即“新公司第一年度净利润应不低于3,850万元,第二年度净利润应不低于4,235 万元,第三年度净利润应不低于4,658 万元。”

在不少投资者看来,上述业绩承诺类似于“对赌协议”,“一只酸奶牛”一方只需实现预期的业绩承诺,就不会影响本次60%的收购以及后续的40%股权收购。曹兴权教授指出:“可以这样理解,对赌设计本身就是一种防范机制。商标纠纷对这次上市公司收购产生实质性影响的表现就在2.31亿元这个价格上,价格风险由对赌条款来控制”。这个交易价格是否公平呢?曹兴权教授表示:“交易公平,在这里就要关注结果和过程公平问题。就关注结果公平来说,就是业绩承诺的条件本身是否能够涵盖所有风险,如果业绩承诺条款能够涵盖所有风险,则交易没问题。否则,这笔交易就是有风险的,因此新乳业应向投资者披露:1.已经关注到该风险;2,该风险是否会实质影响交易价格;3.利润承诺机制能否控制该风险、为什么是该价格、该利润承诺、该后果,等等。”

“小商标”造就大品牌

创业者须关注商标保护名称权保护

对于上述疑问新乳业或将在深交所规定的1月12日前作出答复,投资者们也将拭目以待。安信证券重庆分公司投顾中心总经理、2020新财富最佳投资顾问李锐也认为:“对于投资人的疑惑,这还需要上市公司新乳业公司进一步说明。目前看新乳业公告的措辞判断,这个商标的纠纷是暂时性的,风险可控的,但是实际结果还是看最高法审理结果。”

我国发展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全面深化改革激发了市场内生动力,也让勤劳智慧的人们干事创业充满激情。“一只酸奶牛”创业5年开店上千家,不仅成为重庆知名的网红品牌,也获得资本的青睐。“小商标”造就大品牌,若创业之初因一时疏忽被人抢注,将会给品牌创始人带来不少“烦恼”更会衍生“并发症”。

除“江小白”商标外,“一只酸奶牛”的商标诉讼争议或许会对重庆创新创业企业在商标保护方面产生更大影响。曹兴权教授表示,对于创业者来说,一定要关注知识产权保护,特别是商标保护、名称权保护。另外,在公共管理方面,应打击商标恶意抢注行为。重庆市企业知识产权保护促进会相关人士说,企业还需要提升的是知识产权的保护手段和能力。

文章来源:上游新闻



QQ咨询
电话咨询
微信咨询
安牌网专属客服小安
了解更多
关注安牌网微信公众号